主页 > 要闻 >

托育悬在“风口上”

时间:2019-08-05 16:23

来源:作者:点击:

[ 亿欧导读 ] 虽然一定会有很多企业倒在黎明前的黑暗,外部压力也会给从业者提出更高的要求,但正应了那句话,教育行业不是逐利场,任何违背教育规律的热闹终究会归于沉寂,经历过政策带来的增长红利期,大浪淘沙,企业才会对市场更敬畏。

托育悬在“风口上”

中国的托育市场,近日正式迎来“大风过境”。

3月5日,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在人民大会堂开幕,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关于政府工作的报告中专门提到:“婴幼儿照护事关千家万户,要加快发展多种形式的婴幼儿照护服务,支持社会力量兴办托育服务机构,多渠道扩大学前教育供给,加强儿童安全保障。”

显而易见,在2019年“幼有所育”作为补齐民生短板的重要内容,已经被国家被摆在了首要位置。一双无形的手,即将点燃一个新兴的市场。但站在“托育金矿”的门口向前望,很多从业者却仍然眉头深锁,直呼“前途未卜”。

一个新风口的渐行渐近

“推动托育的发展,已经是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。”

作为一种母职替代性公共服务,针对0-3岁儿童的幼儿托育近年来越来越火。全国政协委员王学坤在接受亿欧教育采访时就表示,现实与需求间的割裂,供需端的极不平衡,是催生这个市场的关键。

“由于中国家庭面临着女性发展意愿和生育意愿间难以平衡、隔代教育观念存在差异、保姆带孩存在安全隐忧等问题,社会对婴幼儿托育服务的需求日趋强烈。婴幼儿照护都关系着每个家庭,不管是之前的一胎政策还是现在的二孩政策,只要生小孩,就存在照护的问题。但现实情况是,现行的产假制度不能保证家长可以照护婴幼儿到入托,政府也无法包办全部的婴幼儿照护服务。”

托育悬在“风口上”

一方面,自2015年以来,政府就出台了多个政策,缓解我国育儿成本过高的难题,提振生育率。站在新时代更宏观的背景下审视,托育服务可以看做是国家“育人革命”的延续。

另一方面,与海外情况对比来看,中国幼托的市场空间和机会仍然很大。有过多年留学海外经验,深耕幼托行业10年的婴幼儿发展专家、纽诺教育创始人兼CEO王荣辉向亿欧教育表示:“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(OECD)35个成员国中,约1/3的0~3岁婴幼儿受到不同形式的正式照料。法国、瑞典等地的入托率几乎高达50%,新加坡的近90%。相比之下,中国目前入托率仅有4%。”

“有需无供”的现实之外,是资本的跃跃欲试。不过政策的鼓励,资本的助力未必可以解决所有问题。

布局托育,从入门到放弃

“很多人以为托育是没有壁垒的暴利行业,看到政策支持就进来,结果一进来钱就全赔没了,把钱全给了装修公司。”

基于市场需求和政策鼓励,近几年来,很多人瞄准了托育行业。但市场需求走在政策前面,必然会带来的问题是,在缺乏行业标准、缺少有效监管的情况下,大大小小的托幼机构良莠不齐、野蛮生长。

王荣辉向亿欧教育介绍,现阶段0-3岁幼儿托育服务机构主要有以下四种类型:

第一类是家庭式个体托管机构。这类机构规模很小,一般以看护幼儿为主。由于从业人员素质较低,且无证经营不合规的较多,机构是否能够很好履行托育服务的职能存有很大问号,且这种类型的机构在欧美国家比例已经开始下降。

第二类是托幼一体化机构。因为家长普遍对幼儿园托班或公立机构更信任,少数幼儿园如果招收托班、小小班,家长都会趋之若鹜。但这部分资源十分有限,只能够覆盖到极少数家庭。

第三类机构是专业的托育的机构,实行连锁化的经营与管理。这类机构政策监管相对容易,服务质量也更有保障。以纽诺教育为例,该机构主要布局在华南地区,目前虽仅有广佛深26家直营园区,但已发展成为华南地区最大型的直营连锁托育机构。在国外,这种专业类型的机构是大势所趋,拿美国托育巨头Bright Horizon来说,目前经营托儿所和早期教育中心数量已经达1082个。

第四类是早教机构兼收的少量托育班。虽然市场上早教机构众多,但是由于托育机构的服务内容与场地与早教机构的完全不同,与托幼早教所面临的客户需求、运营模式、盈利模型都是非常大的差异,所以很多这类机构是不达标的。

“蓝海市场不是想做就能做的。年龄层越小的教育服务,对细节的要求就会越高。托育涉及孩子的安全与保障,事实上是壁垒很高的行业。”

(此文不代表本网站观点,仅代表作者言论,由此文引发的各种争议,本网站声明免责,也不承担连带责任。)

【责任编辑:主编】
热图 更多>>
热门文章 更多>>
人民时评快报Copyright © 2002-2019 rmbob.cn 人民时评快报 版权所有
邮箱:3084195672@qq.com QQ:3084195672